新聞資訊

發布時間:2020-07-03

發布者:

關鍵詞:、、

到家火了,上半場已結束,下半場怎么辦?

互聯網有 一個重要特點,就是交易與交付的分離。


電商就是典型的交易與交付分離。新冠肺炎疫情,讓我們見識了線下、社群場景交易與交付的分離。


疫情阻斷了傳統交付,到家業務成了新解決方案。甚至可以說,“到家”挽救了一些快歇業的社區電商平臺。


那么,疫情結束后,“到家”還有戲嗎?如果有戲,又是誰的菜?


有人說過,到家模式甚至可能取代到店模式,成為商業的主流交付模式?!暗郊摇贝_實起到了特殊時期救急的作用,但常態化商業的價值是什么?搞清這個問題,就知道它的未來了。


【到家業務,真的到家了嗎】


零售有“到店”和“到家”兩種交付模式?,F在還有一種交付模式——“自提”,比如社區團購的“自提”模式。


實際上,我們籠統說的“到家”,還可以進一步分為“到戶”和“到社區”,兩者差別還不小。


電商的交付模式可以細分為下列四種:


一種是真正送到家,實際是“到戶”,現在極少。


二是到小區門口現場交付,我稱之為社區交付。每天中午和晚上下班時,小區門口有不少快遞小哥,呼叫用戶取貨,就是社區交付。


三是“自提點”交付,比如菜鳥驛站、雅堂小超。錯過了小區交付,快遞經常就交給了自提點,自提點也是按社區分布的。


四是快遞柜。同樣是錯過了社區交付窗口期,小件快遞就放在快遞柜??爝f柜是無人值守的“自提點”。


我把到家分為“到戶”和“到社區”,對后面的商業分析很重要。小區交付、自提點、快遞柜,都是“到社區”。


【“到戶”模式


“到戶”模式要單獨拿出來說。


“到戶”實際就是面對面交付,適用一些對交付時間窗口要求比較高的特殊產品。美團外賣就是典型的“到戶”交付,只不過更多的是“到工作單位”,白領在工作單位叫外賣的比例是最高的。


盒馬鮮生、瑞幸咖啡,這類新零售企業“到戶”模式也比較多。其中有兩個原因:一是交付的時效性,瑞幸咖啡要求在下單10多分鐘時間內交付,盒馬鮮生這類新零售,一般是2小時內交付;二是產品的鮮品特征。


“到戶”交付的窗口期很短。外賣的窗口期是中午和下午下班后1小時以內;生鮮類要求在做飯之前,比如,中午做飯的蔬菜窗口期就是10:30前后。


“到戶”很難做。2015年我就實踐過。當時協助一個做生鮮肉的做到家業務,交給第三方平臺做配送。


一次,一個快遞員中午配送,第一份訂單要送5份生鮮肉,訂單都是上班族,結果用戶下班晚了,從而耽誤了后面的配送。不少家庭都是購買了中午做菜的,最后一戶配送時,已經是中午2點了,挨了好一頓罵。


因為“到戶”的配送窗口期短,所以用戶密度必須超級高?,F在很多新零售有“到戶”業務,配送時間2小時以內,都是通過第三方配送平臺。只有第三方才有足夠的配送密度。


當然,“到戶”不一定是送到家里,也可以小區預約交付。這種方式,有人可能視為“到社區”,我更傾向視為另類的“到戶”。因為這類是“面對面”交付,“面對面”交付正是“到戶”的特征。


【“到戶”與“到社區”】


上面的摳字眼,不是玩文字游戲,而是要為下面的分析做鋪墊。


前面的分析結論是:“到戶”適合一些創新型的新零售模式,多數傳統商業適合“到社區”的配送模式。所以,我們說到家模式時,可能指的是“到社區”。


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結論,會極大地影響我們對到家模式未來的判斷。


疫情期火爆的到家業務,是大環境的倒逼。進入常態后,“到家”會持續火爆,還是快速退潮?我們的判斷依據就是傳統商業的“到家”,其實就是“到社區”。


我們要分兩類講,分別從零售商和品牌商的角度。


從零售商角度,先拋出觀點:便利店不適合“到家”,KA適合“到家”。


我們把傳統零售分為三類:一是便利店;二是KA;三是專業店。


便利店不適合“到家”,因為便利店本來就在社區。便利店之便利,就在于用戶只需要“步行5分鐘”。便利店如果搞“到社區”配送,只是多此一舉。那么,便利店能否“到戶”呢?多數便利店也不適合做,而且越是連鎖形態越不容易做。


KA店非常適合做“到社區”。其實,有些商超已經在做。首先,KA的商圈半徑比較大,覆蓋眾多社區;其次,到KA購物,客單價比較高;最后,KA購物,一般是計劃采購,非即時消費,對時效性要求不高。


新零售,像盒馬這樣的創新型新零售不多,只有KA轉型才成為主流。在互聯網轉型過程中,KA很難。其實,KA很適合做到家業務。


KA做到家,門店變成前置倉,可以彌補到店流量萎縮。


專業店非常適合做“到家”。一般來說,專業店的用戶黏性強、客單價高、非即時消費。但是,專業店的線下體驗也非常重要,交付形式反而不那么重要。


【品牌商能不能做到家業務】


先拋開品牌商做電商不談,因為電商就是“到家”的。


如果走傳統渠道,那么,是否做“到家”是零售商的問題?渠道商做“到家”,一定是有別于傳統渠道的新渠道,比如,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社區合伙人招募,很多是新渠道,就引申出了交易與交付的分離問題。


社區合伙人的交付,大致有三種情況:


第一,社區合伙人就是傳統零售商。交付的問題交給了零售商,品牌商不用關心。


第二,合伙人的交易與交付分離。合伙人完成認知和交易,由公司前置倉或總部完成交付,一般是社區交付。比如,現在青島啤酒、李渡白酒,基本上都是合伙人交易與交付分離。


第三,合伙人交易與交付一體??煜沸袠I,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品類估計不多。


以我的觀察,現在倉促而成的社區合伙人,以及依托合伙人建立的社區社群,其實更像垂直社群。即使像青島啤酒這樣用戶密度較高的品牌,其表現形式仍然是垂直社群。所以,交易與交付分離的可能性比較大。因此,多數快消品品類并不合適。


【交付方式的創新,是互聯網商業的助力】


中國的電商繁榮,與配送模式的創新有很大關系。


中美生活方式的巨大差距,對中美電商模式影響很大。中國人的居住環境是高密度的,美國人的居住環境決定了密度很低。


生活環境的人口密度,制約了交付模式創新的邊界。


中國居住密度大,“到戶”和“到社區”都不是問題。中國社區有兩個概念,一個是居住的小區,屬地理概念;另一個是原來的居委會改成社區了,屬行政管理概念。


我們講的社區交付,其實是小區交付。因為人口密度高,所以可以設立專門的社區交付點,從而提高交付效率。


美國人的社區很大,居住很分散。美國人愛辦派對,就是因為居住密度低,交往不方便。


多數美國人,要么生活在衛星城,要么生活在鄉村小鎮,所以,最集中的商業場所就是商業區。大家都開車到商業區,這是交付效率最高的商業模式。如果通過“到戶”和“到社區”交付,效率就很低。


可以預見,“到社區”這種交付方式,未來會更加強化。社區交付點,或無人交付(如快遞柜)將成為社區的基礎設施。


老色鬼在线精品视频,久cao在线香蕉,有男人味的网名,男人养肾最佳10食物